5岁儿童从家属区健身器跳下身亡 家眷告学校被驳回_湖

5岁儿童从家属区健身器跳下身亡 家眷告学校被驳回_湖

5岁儿童从健身器跳下意外身亡

□ 本报记者 潘从武 本报通讯员 张绍娟

一名5岁的儿童在健身器材上游玩时意外身亡,悲痛不已的家眷将设置健身器材的单位告上法庭。2015年6月,朱某的妻子阿某带着孩子小波与其余两个孩子在某学校教职工家属楼健身器材区的荡椅上游玩。玩耍过程中,两个孩子先从荡椅上跳了下来,小波于是也跟着从荡椅上跳下来,此时荡椅处于失去平衡剧烈摇晃中,跳下来的小波一时躲避不迭,头部被卡在荡椅与地面之间,造成颅脑损害当场去世亡。

惨剧发生在霎时之间,但给朱某一家带来了久长而巨大的伤痛,夫妻俩因此无奈奇特生活而离婚。今年5月,朱某将某学校告上法庭,恳求学校抵偿逝世亡抵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43万余元。面对朱某的起诉,学校感到十分冤屈,他们认为,小波年仅5岁并非该校学生,学校正小波并无监护职责;小波从激烈摇摆的荡椅上跳下,母亲当时应禁止而未制止,孩子是在母亲的照管下出的意外,父母作为监护人应自己承担任务。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公民法院对这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进行了宣判,依法驳回了被告的全体诉讼请求。

以案释法

父母务必尽到足够监护义务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学校与新疆某体育用品公司签订了包括涉案荡椅在内的25样健身器材的供货合同,质保一年,2015年年初才全部安装到位,该批健身器材为正规产品,证件齐全,荡椅无任何损坏跟需要维修之处。被告学校在家属楼健身器材区域设置了警示牌,明示12岁以下的儿童应在成年人监护下进行锻炼。

法院以为,学校购置的健身器材是免费提供给教职工使用的公益性设施,并在健身器材区设置了警示牌,表明了注意事项,尽到了警示义务。原告当庭未供应该健身器材被毁损影响使用或者被告有过错的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结果。据此,法院驳回了被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这起案件本身诚然已经画上句号,然而此案的产生却给全社会敲响了警钟。孩子是家庭的渴望跟未来,父母作为监护人应承当足够的监护责任,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发生意外,提请宽大的爸爸妈妈留心,一定要充分做好对孩子的保险教诲,有些俏皮是致命的。在当前国家履行“全民健身”盘算的局面下,各小区、学校、广场大都安装了免费使用的健身器材,供广大居民健身娱乐。有应用自然就有损耗,由于使用人数众多,健身器材发生故障、损坏的多少率很高,这为安全事变的发生埋下了诸多隐患。生产厂家要以更加高度的责任感和平安感,做好健身器材的设计、出产、安装等一系列工作,避免有设计毛病和品德问题的产品流入市场;管理和利用局部应尽到足够的保险保障义务,除装置警示牌表明留神事项外,要按期和不定期地发展对健身器材的检查维修工作,及时对破坏的器材进行维修或更换。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